字数:15215               第三章姻亲   忙碌起来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整个阳春月中,弘轩都在四处奔波拜访,说 起来这晋国公子做的还真是比别家累上许多。   转眼间婚期将至,几番吩咐忙碌下来,国公府也是张灯结彩,只等廿二日城 门迎亲(大盛朝婚俗,迎亲并不需男方至女方家中)   弘轩着了一身儒袍坐在苑中小亭,这几天可是把他累坏了。前几日收到皇城 来信,是父亲白宣之的,信中提及此次出征北伐之事,自前朝以来便提倡文治, 鲜有战事,前前后后近百年,如今改朝换代,战事又起,那皇帝博延显得对此无 比重视,便提了要御驾亲征。白宣之虽如今官拜太尉,为统军文官,但朝中都知 白家兵法不俗,白宣之又曾专研兵道,便也被钦点随军出行。   弘轩侧首朝西方望了望,想来大军已开拔了吧,心中不自觉的有些腹诽『这 新皇帝还真会找日子啊』。   暖阳轻洒,新芽初开,只见语瑶一蹦一跳的由远处跑了来。小丫头并没有去 参与布置,用她自己的话便是『够不着,搬不动』。这几日下人们忙活的天昏地 暗,她倒是乐的清闲,除了日常照顾弘轩起居,大多数时间便是在府中游手好闲。   「少爷,少爷,你看!」   语瑶俏生生的跑到弘轩面前站定,一边兴高采烈的叫着,一边歪了歪脑袋, 示意弘轩去看自己肩上那只宝蓝色的漂亮鸟儿,模样显得无比可爱。   「咦?哪儿来的蓝鹊?」   弘轩有些好奇的问道。   「捡的哟!」   「捡的?」弘轩有些不解,这红嘴蓝鹊于锦州地带野生的可谓极少。   「是啊是啊,昨日突然就飞了过来,还赖在人家身上不走呢。它叫小蓝,怎 么样,名字好听吧?」   小娘子得意的挺了挺自己初放的小胸脯。   「……」   弘轩有些无语,这小婢女起名字的天赋还真是『极高』,小蓝……想来如是 让那些爱鸟之人听了这名字得跳脚大骂其暴殄天物了吧。   不过想来也是古怪,弘轩倒没听说过有鸟儿往人身上飞的道理。难不成这小 娘还天赋异禀?不过看着一脸纯真的语瑶,弘轩也没再追问,毕竟最大的怪事就 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只得暗叹还真是怪事处处有,自家特别多。   ***********************************   四月廿二,虽是清晨,但整个锦华城中已弥漫着一些淡淡的喜气。   不消说城中大户,连市俚百姓也知今日就是那晋国公二公子的大喜日子了。   也难怪如此,自城北国公府至南城门一条主道两边都挂上了红绸灯笼,可谓 是做足了排场,若是还有人不知其中意思反倒是奇怪了。   待得时至黄昏,只听得锦华主道上锣鼓喧鸣,长长的迎亲仪仗由城北行来, 当先的便是那骑着高头大马的白弘轩。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此时的弘轩也确实是精气焕发,一身红衣喜服 加身,看着倒是比平日俊俏了几分,虽说日前忙的不可开交,但总算到了迎亲的 日子,也算是『苦尽甘来』,想及此处,弘轩心中也起了些期待。   迎亲队伍行至锦华南门,之间那南城门口已是被唐国公府的送亲车队占得满 满当当,这送亲的队伍亦是壮大。   待两边队伍交了头,自有两名小婢将新娘搀出,送入弘轩身后那顶八抬花轿 中。   两边队伍合为一处,声势更显浩大,携着洋洋喜气,浩浩荡荡朝国公府行去。   ***********************************   城南孟府后苑那处清雅小园中,孟玉铃与云惜君相对而坐,两位俏丽的人儿 一人身着火红,另一人则一身素白,于小舍中形成强烈的对比。   闻见府外喧闹,云才女停下抚琴的素手,轻声道:「外面怎如此吵杂,莫不 是那家在办喜事?」   这些日云惜君身居孟府内,足不出户,极少于外面接触,也难怪她不知。   清冷的声音将有些微微出神的玉铃拉了回来。听着她的问话,玉铃心中不由 泛出一股酸楚,但她自小心性就好强,闻言只能强作镇定道:「便我那小侄……  晋国公白家弘轩了。「   虽说话语间带着平静,但提到『小侄』两字时声音还是轻轻颤了颤。   云惜君闻言有些好奇的看了她一眼,那明亮的眸子直看得她心中有些发颤, 随即又轻声问道:「原来是白公子大婚,玉铃不去参加那婚礼吗?」   玉铃闻言苦笑道:「去了也无甚意思……那小鬼成天躲我,怕是巴不得我不 去吧。」   听玉铃如此说,云惜君眼中露出一些恍然之色,也未多语,一双素手又复抚 上琴弦。琴声婉转回荡屋中,二人皆未再说话,素雅出尘的白衣美人专心抚弹, 而那火红的影儿也垂下了螓首,似在认真听曲儿,又似陷入了亘长回忆之中,不 知不觉中那低垂的倔强眼儿却爬上了一层水雾。   ***********************************   长长的迎亲队伍行得缓慢,走了许久才到国公府,此时已近晚饭时间,府门 前仍旧热闹非凡,除去被宴请的宾客外,亦是有不少附近百姓前来围观。   接下来则是那一系列的婚俗流程。   弘轩翻身下马,当先走入府内,两名小婢搀着新娘随其后。在司仪的主持下, 过了府门马鞍,跨得火盆,又至大堂,自有一对好命公婆送上祝福,而再来便是 夫妻拜礼了。   白宣之已随军出征,高堂上便只有老夫人坐于慕容正身旁,老夫人依旧端庄 典雅,脸上带着抹不去的欣喜微笑。   值夫妻交拜之时,两人转而相对,白弘轩才能定睛好好打量对面人儿。   『这便是自己的妻子了么?』弘轩不由想到。虽说还披着盖头,但慕容芷晴 美名在外,想来容貌是不会差。再看这窈窕身段儿,即便是礼衣宽大,却依旧掩 不住其内那傲人的曲线。弘轩看着,心头也起了些涟漪,暗自想着,定是个美妙 佳人吧,思绪间便行下了交拜之礼。   礼毕之后便是晚席。   席间主宾落座,新郎官自然成为众宾的目标,几番下来弘轩也有些吃不消。   好不容易得了些许安生,弘轩已带上微微的醉意。环视院内,心里的意气风 发倒是淡了下来。   终究还是没有来啊……  一股遗憾之意由心下飘起,弘轩凝视着刘士杰的方向,不自觉的想起了那火 红的人影。是已经离开锦华了吧?   他并非那种愚钝之人,回想起那日玉铃的异常,心中也是一阵清明,但又能 怎样呢?弘轩自问着,总是会有那么多身不由己的事儿。且不说世家之间的辈分 关系难以逾越,自家也必须与唐国公联姻,这些光鲜亮丽的家族外衣下,总是会 有那许多愁绪的吧。   弘轩是明白玉铃的心思的,几人自小就常在一起,又怎会不了解呢?虽然她 好强,虽然她暴力,虽然她常刻薄的讽刺自己,虽然她自小就喜欢『欺负』自己。   但也许这是她的宣泄方式吧,对这命运不满的宣泄。   她是喜欢自己的,自己对她……也是喜欢的吧,虽然不浓烈,只是淡淡的, 在一起时会觉得很自然,很轻松,但此时空洞的感觉,亦提醒着她在自己心中的 位置。   酒意总会令思绪变得不受束缚。   弘轩有些恍惚,想到玉铃,又想到云惜君。那个不苟言笑时常冰冷如仙的女 子,亦或是记忆中那奇怪打扮的女子,两张相似又有些不同的脸儿时而分开时而 重合,确实是让人有些分不清了。   凉风袭来,吹醒了有些出神弘轩。   又有人前来敬酒,却是刘士杰。那高大的身子往前一站,顿时让弘轩觉得眼 前暗了下来。   此时的士杰也喝的有些起兴,伸出那蒲扇大手拍了拍弘轩的肩,大声道: 「白大哥今日大婚,士杰高兴的紧。想那唐国公千金艳名远播,大哥好福气,士 杰亦是多了个漂亮嫂嫂,当恭喜大哥。来,干一杯。」   话语间少了些平日的文绉绉,多了些直白,仰头便一口饮尽杯中酒。   弘轩闻言,脸上亦露出笑意。是啊,今日是自己大婚之日,怎能老想其他女 子?于是放下心中杂念,喝一声『干』,将酒饮下。   ***********************************   宾主尽欢,宴席罢了。   弘轩缓步走向自己小院,此时脑中清醒,心里不禁的也有了些紧张。   他酒量本也不差,加之知晓自制,今夜洞房花烛,若是喝个烂醉,岂不唐突 了新婚娘子?   行至房门前,见着门前一左一右站着两名婢女。其中一位便是语瑶,另一位 则有些面生,想来是慕容家带来的陪嫁侍女吧。   语瑶见了一身红衣的弘轩,俏皮的眨了眨眼,可爱的笑容间透着些暧昧。   弘轩撇了撇嘴,却见那面生的婢女微微躬身作福,轻声道:「奴婢月儿见过 少爷。」   声音即软且甜,与她那玲珑身段倒是极配,听着令人分外舒服。   弘轩对她微笑点头,虽说五官并算不上特别俊美,但那微薄的嘴唇笑起来倒 是显得温文尔雅,使人亲近。   月儿偷偷打量着弘轩,心中不由暗道『这白家少爷哪有小姐说的那般不堪, 倒是个文雅俏公子』。   也不知是因这苑中布置气氛使然还是怎的,月儿心里突然忆起了之前慕容芷 晴于床笫间说的那些挑逗话儿,此刻臆想中的影子与眼前之人重合,俏脸突然就 红了,连忙垂下头去,心中羞涩不已。   弘轩有些奇怪,这婢女怎么见了自己就脸红,他对自己相貌倒是还有些自知 之明,虽说不算丑陋,但也不至让人见了便含羞脸红吧?   心中虽奇怪,但此时有着更重要的事,弘轩也不欲多想,便迈步朝房门行去。   春宵美好,洞房花烛。   进了屋子,便见暖屋红帐,花烛美人,慕容芷晴身着红服披着盖头端坐床边。   见床头端坐的女子似乎也知道有人进来,身子显得有些僵硬,弘轩心头亦变 得紧张又期待。于是轻轻放缓了脚步,先在圆桌上倒好两杯酒,随后便行至床前。   轻轻撩开那块盖头红布,弘轩当先面带温和微笑的躬身一揖,「娘子……」   「……」   慕容芷晴没有答话,好看的嘴角弯出一丝冷笑。   或许是害羞吧?弘轩未闻声息,心中想道,直起了身子。只是当看见盖头下 那张脸时,弘轩不由有些发愣,面上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僵。   另弘轩发愣的并非是那脸儿生的如何美艳,不可否认,慕容芷晴的样貌确是 无可挑剔,黛眉杏眼,琼鼻樱唇,精致五官于那昏暗烛光中衬的分外好看。但弘 轩之前所见女子,无论玉铃还是云惜君单论样貌也与眼前慕容芷晴不分伯仲,倒 不至于会让他看的发愣。   只因那原本好看的一双大眼睛,此刻却印着冰冷厌恶看着自己,嘴角虽是微 微上翘,但配上那眸中神采,这笑容便显得有些刺人了。   是自己哪里得罪她了?弘轩有些摸不着头脑。此时境况之前脑中就猜想过无 数次,但万万没猜到会是如此这般,但毕竟两人已结为夫妻,弘轩觉得自己有必 要了解原因,不然自己还真是冤啊。   慕容芷晴只是静静坐着,并没有开口的意思。弘轩便搬过一张圆凳坐于其身 前,脸上有些僵的微笑也变得自然起来,轻声问道:「娘子为何如此看着弘轩, 难道是弘轩哪里没有做好?」   慕容芷晴见他坐定发问,眼中冷意褪去,却换上了嘲讽,声如玉珠般圆润却 又不带任何感情:「并非是夫君哪里没做好。」   『夫君』两字咬的比较重,配合此情此景,另弘轩听得有些难受。   「那为何娘子似对弘轩很是厌恶的样子?」   弘轩耐着性子继续问道。   「既然夫君如此问,芷晴倒想请教一下夫君。」   慕容芷晴不答反问。   「娘子请讲。」   慕容芷晴闻言收起了嘲弄,换上一脸笑容问道:「夫君觉得芷晴漂亮吗?」   弘轩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点头应道:「漂亮。」   慕容芷晴又问:「那夫君喜欢芷晴吗?」   弘轩皱了皱眉,这个问题倒有些不太好答:「世人皆有爱美之心,所以当是 喜欢的吧。」   「咯咯」慕容芷晴笑了起来,仿若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般,笑的花枝乱颤, 连宽大礼衣下的高耸都被引得一颤一颤的。   「夫君还真会讨人欢喜,不过现在怕是已经有些不喜欢了吧。」   弘轩没有回应,因为慕容芷晴说的倒是事实,自己心中确实有些失望了——这娘子美则美矣,但这举止还真是有些不可理喻。   慕容芷晴见他不答,又笑道:「你看,芷晴说的没错吧。」   说着笑意突然转冷,带着些质问道:「那芷晴倒是要讨教一下了。夫君一未 做出过令人称颂之事,二未参军入仕为国分忧,连相貌都算不得讨人喜欢,敢问 芷晴为何要对夫君讨好欢笑?凭你晋国公子的身份吗?」   这话说的直接无比,其意便是讽刺弘轩是那靠家世的无能之辈。   弘轩眉头皱的更深,对此并没有出言争辩——于此处无论自己怎么争辩都落 得下乘。   不过她说的也是事实,自己确实近年来表现的太为中庸平淡了,弘轩暗想, 心中升起一股憋屈的怒意。   慕容芷晴见他不语,似是对自己质问不知如何作答,心生鄙夷,便也不再逼 迫,只是噙着冷笑静静的坐着,房内顿时有些僵硬的平静。   她在激怒自己?心中突然升起这样的想法,恍然间眉目也舒张了开来。她是 在激怒自己,弘轩做出肯定的判断,她是对这联姻极为抵触的。美人慕英雄,想 来唐国公府的千金更是会希望自己所托应是那非凡出众之人吧。   只是她为何会于这洞房夜如此激怒自己呢?令自己休妻?怕是连她自己都知 道不可能。那又是为何?弘轩心中生出一连串的疑问。   亦或是她在逼迫自己?这娘子想以此逼迫自己成为她心中那样的人儿,弘轩 猜想到,除此之外倒是想不出什么原因了。   待终于想通此节,心中那些不快便也消散了不少,看着眼前的美人也不似方 才那般不可理喻,反倒有些可爱起来。『这娘子还真是对自己有信心啊。』弘轩 暗自想着。   此事在弘轩看来极为重要,难不成要他娶个娇妻还要成天冷脸相对?这显然 就太折磨人了。但他心性向来乐观,寻思着只要找出症结,便能有解决之道,于 是也就轻松了不少。   弘轩看着自己那冷冰冰坐着的娘子,轻声道:「不早了,先歇息吧。」   慕容芷晴等了半天就等来这么一句,有些诧异,但随即变成了鄙视道:「你 是想行那龌龊之事吧。」   说着侧身躺下,礼衣铺开,那胸前峰峦当真是有些惊心动魄。   「来吧,作为夫君之妻,该做的事芷晴自然不会拒绝。」   慕容芷晴平静说道。   弘轩看着那平躺的玉体,这身段还当真是勾人的很啊。心下有些惋惜,如此 美好的女子,自己怕是短时间内碰不得了。他平日虽随意散漫,但并非没有心气 的人,事已至此,自己还爬上床去又算得什么呢?   弘轩也不置气,缓声说了句「娘子早些休息。」   便转身离开。   慕容芷晴静静躺在床上,娥眉微皱,小声轻哼:「果然是胆小无能之辈。」   随即神色又有些愁苦,暗自叹息了一声,便起身吹熄了那火红花烛。   弘轩出了房门,反身将其合上,却见静立两旁的小婢女脸上各有异色的望着 自己。   小语瑶倒比较直接,侧首过来带着些惊讶和不解看着弘轩。而另一边的月儿 则垂着头,脸色有些发白,眉间多了一些忧郁。   弘轩轻呼一口浊气,伸手在语瑶的小脑袋上揉了揉,又看了一眼月儿,只是 温和说道:「你们也早些下去休息吧。」   说罢便朝一旁客厢走去。   走在苑中石道上,心中多少还是有些空落落的,虽说找着头绪,心中怨气烦 躁少了许多,但……这算个什么事儿啊?娶了个貌美如花的娇妻,却是这般性格, 还真是难办啊。弘轩不由的想起了孟玉铃,又想到了云惜君,哀叹一声诸事不顺。   不过现下再想这些也无用,弘轩如此疏导自己,心中不由也起了些傲气——进了我白家门,还怕制不住这婆娘?   而另一边,待弘轩行远,语瑶有些自来熟的拉了拉月儿,细声问道:「月儿 姐姐,少爷怎的不和少夫人睡一起?」   月儿闻言更是幽怨,苦闷道:「我哪儿知道……」   心中却想着,少爷这么温柔的人儿,少夫人怎就不喜欢呢?想罢又道:「走 啦,今夜应该不需要咱们守着了。」   ***********************************   翌日清晨,弘轩便叫上了慕容芷晴去给老夫人请安。   两人像是完全忘记了昨夜之事,弘轩谦逊温和,芷晴亦温婉淑雅,两人都带 着淡淡的笑意,于外人看来还真是对儿新婚燕尔的小夫妻。   到了第三日,弘轩又陪芷晴回了趟穆阳娘家。   连慕容正见了两人模样都有些惊奇,心道自己这女儿转性了?还是该称那白 家小子手段厉害?不过这样的状态是他乐于见到的,便也就笑呵呵的与二人拉起 了家常。   此后的日子,喜气淡了下来,倒也慢慢归于平常。   在外人看来,两家国公结亲,也算是令人羡慕的姻缘,郎才女貌,幸福美满。   但晋国公府内却慢慢的弥漫起一股诡异的气息。   下人之间不知何时开始悄悄流传着少爷和少夫人从不同房的言语。   这令府中下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就不同房了呢?平日见着二人都是相敬 如宾的温和样儿,但就偏偏不同房,这算是什么事儿呢?   于是便有下人猜测两人貌合神离,这于贵族大家联姻间也算是常有之,也有 人猜是少爷身有隐疾,一时间下人们见了弘轩苑中的人都会带着些好奇的偷偷打 量一番。   而老夫人那边也没什么动静,许是那些留言乱语没传到老夫人耳中吧。   总之表面上一切都显得极为平静美好,但总会透着些怪异违和的味道。   却说那诡异的源头。   弘轩小苑中的几位当事人儿,心中则是各有着自己的心思。   慕容芷晴最近眼儿老是不自觉的会飘向语瑶,连她自己也有些奇怪。这小丫 头五官虽精致,但还未长开,身段也是平平,要说比之月儿各方面都有所不及。   可是不知为何,芷晴便总是忍不住会去观察她,那稚嫩的脸儿,偶尔做出的 可爱动作,总会勾起心中一丝异样。   她方嫁入白家,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惹来是非,晚间即便与弘轩分房而 卧,也未再唤来月儿同眠。只是辗转之间总会浮现出语瑶的身影,时不时会想着 自己将那娇小青涩的玉体压在身下,不顾她可怜哭叫大肆宠爱。想着想着,心下 就会烧起挠人的欲望,弄得她这几日夜里总是玉脸通红,轻咬被角,手儿不自觉 的便会朝那修长浑圆的双腿间伸去。   弘轩这几日也过得不甚舒心。   以前心境平和还没感觉什么,如今自己已成了家,却依旧没尝着那男女云雨 之事。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郎,这些日见了慕容芷晴各种打扮,心中早已对 那傲人的身材惊叹不已,且不说是自家娘子,就连那小婢月儿举手投足之间都尽 显着妙龄女子的勾人美好,也只有在语瑶面前才能感觉比较自然。   如此几番下来,弘轩心中大呼可恶,自家这些小娘一个个似都在无形的勾引 着自己,常常弄得他心中无名火起,又无处发泄。但脑中那些奇怪的记忆总会给 他传达一种感觉,慕容芷晴现下自己是碰不得,否则自己得到的只能是一具空壳。   弘轩自己心中也认可这种感觉,虽说对这些事不甚了解,但想来男女之间需 两情相悦顺其自然才会完美。   有时弘轩都会有些诧异,自己何时变得像色中饿鬼般?时常都会想起那些相 熟的女子,或是性感的慕容芷晴,或是清冷的云惜君,也会想起直爽火爆的孟玉 铃,每当想起是心中都会有些火热。但深思未果后,也得整理好心情,继续做着 手头的事。   而心里最乱的便是月儿了。   这美貌小婢许久之前就被慕容芷晴引上床头,尝了滋味。随着自家小姐陪嫁 过来,心下早就知自己最终只能是弘轩的人,加上慕容芷晴在床上说的那些臆想 淫话儿。怀春少女心中早已又是羞涩又是期盼。   这种感觉在见过弘轩之后便更加明显,不管自家小姐如何想,但在月儿心中, 弘轩真的是个很好的人,温和随意,才学广博,样貌虽算不得那种美男子,但比 之以前登门拜访的那些公子哥儿,多了些干净自然,令人亲近。   她是最知小姐与姑爷之间情况的。只是事情变成如此状况,两人至今都未同 房,自己便……哎,心中想着,月儿脸上又带上了愁意。她本就是出生锦州,属 典型的江南美人,身子娇小纤细,无论五官还是性子都带着江南女子特有的婉约, 仿佛那汾江水流进了骨子里,自然的带着水般的温柔,此时眉间一抹忧愁更添了 几分幽美气质。   春日本就是引人思绪纷飞的季节,月儿亦是会在这诸多愁绪中突然羞涩的想 着,姑爷不与小姐同房,语瑶那小娘又还稚嫩的很,姑爷正值年少气盛,又未闻 之喜欢去烟花之地,想来也憋的难受吧。唔……会不会趁小姐不在来偷吃月儿呢?   每每心中如此想着,月儿便会面生红霞,羞涩又慌张的四下看看,生怕被人 发现自己的小心思。而在弘轩面前,举止之间也有意无意的带上了些柔媚的勾引 之意。   原本平和正常的国公府小院,便因慕容芷晴的到来,被搅的混乱不已。   若说正常的,也只有语瑶那小丫头没受什么影响了,依旧游手好闲,摆弄摆 弄花草,逗逗自家小蓝,偶尔可爱的发一会儿呆,或是俏生生的跑去找正发呆的 月儿说话。   几人虽心中各有滋味,但日子依旧要过。弘轩又回到了之前的生活,平日早 晨练练几套家传的身法,随后读读经史,时而写写字,时而弹弹曲儿,余下的时 间便是出门与锦州一些世家同辈相约,喝些酒,谈些雅事,倒是清闲。   慕容芷晴虽出生青州,但青锦两州世家想来熟络,她于锦州自然也有不少相 熟的小姐。偶尔则去老夫人苑中帮着弄弄花草,陪老太太说说话,老夫人也对这 小媳妇满意喜爱。   至少表面上,这国公府的日子还是挺平静的。   ***********************************   霉雨季过了之后,初春的寒意彻底褪去,暖阳轻洒,新叶方开,确实是一年 最好的时节。   弘轩心中却有些郁闷。   早间起身锻炼后转入前院就见慕容芷晴俏生生的静立院中,弘轩便觉眼前一 亮,整个院子都鲜活了起来。今日小娘子着了一身翠绿的齐胸襦裙,这襦裙裁剪 有度,将她傲人身段显现的淋漓尽致,说不出的性感,而翠绿融于院中,衬着春 景又使得那性感变得内敛。   自成婚以来,这是头一次,慕容芷晴带给了弘轩一种惊艳之感。那含蓄的诱 惑比之直截了当的浓妆艳抹更为致命,使得弘轩一时也有些看呆了。   慕容芷晴见他的样儿,大大的眼睛飘出一丝讥讽,随即又换上欢喜的笑容在 弘轩面前转了一圈俏声道:「夫君,芷晴今日好看吗?」   弘轩没有漏过那隐晦的讥讽,调整了下心情,温柔的笑道:「娘子本来就是 少见的美人儿,今日却是令满城春景都失了颜色。」   芷晴闻言,面带羞意轻笑道:「夫君还真会哄人高兴。」   说着又道:「今日芷晴约了王家姐姐及其他几位锦华的姐妹出行踏春。」   弘轩听着微微一愣,心里不禁有些郁闷。这小娘子,平日在家不见如何,出 去踏个春却打扮的花枝招展,即使两人现下关系诡异,有名无实,但心中还是会 有些不是滋味。   「那娘子便代我向王家姐姐问声好。」   弘轩有些随意的嘱托道。   「嗯。」   慕容芷晴应了一声。   却听一旁语瑶突然清脆的声音传来:「哇,踏春吗?少夫人能带语瑶去么?」   只见小婢女不知何时便跑了过来,一脸期待的看了看慕容芷晴,有看了看弘 轩。   慕容芷晴见了语瑶,心中微有异样,有心答应,但毕竟是弘轩身边的侍女, 便朝弘轩投去询问的目光。   弘轩心中倒觉无所谓,便道:「此事娘子做主便是。」   慕容芷晴心头欢喜,口上则平静道:「语瑶想去便去吧,嗯……夫君倒是要 有个人伺候,便留月儿在府中吧。」   「嗯。」   弘轩应了一声二人又去了一趟老夫人苑中,给老夫人请安,知会了一声芷晴 欲要出门踏青的事。   弘轩吩咐了府中备上车马,将芷晴送至府门,便回了自己苑中书房。   静坐案前,盯着眼前空白的宣纸,弘轩有些出神。本是想练一会儿字,但心 中怎么也静不下来,满满的都是早间慕容芷晴那窈窕性感的身影,弄得他心若猫 挠,总想要探探那衣下是何等风光。若是其他女子,弘轩倒也不至于如此,但谁 教那是自己娘子呢?   得想个办法解决才行,弘轩想到。其实他心中是清楚的,只要自己于某些方 面做出些成就能令慕容芷晴满意,反正也嫁过来了,两人之间的隔阂自然会慢慢 消融。但现在还不行啊,弘轩有些苦恼,时机还未到。   正在弘轩出神苦思间,却闻书房被轻轻叩响,月儿端着一碗香茗走了进来。   月儿动作轻缓,弘轩又在垂目沉思,一时却是没有察觉。   感觉房中人儿似没发现自己进来,月儿不禁放轻脚步行到弘轩身侧。见着桌 上宣纸不着笔墨,月儿有些好奇,姑爷在想什么呢?心中想着,便欲先将茶碗放 在桌上。俯身间美眸不自觉的瞟向弘轩,只觉那沉思的侧脸说不出的好看,给人 一种静谧的感觉,看的月儿有些心慌。   此刻两人离得极近了,弘轩也察觉了异样惊醒过来。欲去看来人,不想抬首 间猛地与月儿撞在了一起。   「啊!」   月儿一声痛呼,手上不稳,那茶碗被不慎撩翻,顿时茶水洒了弘轩一身。   还好此时好用温水煎茶,否则弘轩怕是要遭难了。   「呀!姑爷……对不起。」   月儿揉了揉额头,才发现茶碗被打翻。看着弘轩白衣上的一身茶渍,连忙惊 呼道歉,从怀中抽出丝巾去为他擦拭。   弘轩只觉茶水浸入衣襟,有些温热,呼吸间飘来一阵少女的幽香,眼前更是 刚好对着月儿因俯下身子那随着手上擦拭不断摇晃的娇挺,早晨被撩出的心火猛 地燃起,竟没有了动作,只是傻傻的坐着,呼吸亦变得的有些沉重起来。   这些时日,自从起了那些心思又不得宣泄之后,确实越发的不能自持了。   月儿也感觉到了异样,抬首望去,恰好对上了弘轩有些火热的眼睛,心头没 来由的一慌,急忙垂下羞红的小脸直起了身子,有些忐忑亦有些羞涩。   入府这些日,月儿心中本就对弘轩生了情愫,若不是小姐与他之间出了那些 问题,怕是早就欲拒还迎的含羞上了弘轩的床。如今遇了这么个机会,自然不会 放过,一想到姑爷与小姐还未同房,就先与自己……月儿心中顿时生出一股甜蜜, 小姐不要的东西,自己可是稀罕得很呐。   弘轩见月儿满脸羞意站在那里,亦是有些意乱。站起身来,试探的朝她走去。   见他靠近,月儿只是静静站着,抬起绯红的俏脸,眸中蒙着水雾软语轻唤道: 「姑爷……」   这声『姑爷』可有些要命,即柔又媚,本来弘轩心中还觉有些不妥,听着这 轻唤也无暇再顾忌。   虽说对这男女之事还懵懂,但他身处贵族圈中,耳濡目染也并非完全不知。   弘轩靠到月儿身前,两人便已离得极近,入鼻皆是馥郁清香。低头望着含羞 玉人,此时越看越觉好看,心中火热,怀着对未知渴望的好奇,不禁伸手环了上 去。   月儿让他一楼,曼妙的身子便颤抖起来,只觉与之前跟慕容芷晴行那虚凰假 凤的感觉完全不同。那时随时被她挑逗身上敏感地儿,自己也尝着其中欢愉,但 此时只是被那欣长手臂一搂,就似有一股异样情绪漫上心头,顿时就全身酥酥麻 麻的软了下来。   弘轩感受到怀中柔软,低头凝视那对浸着雾水的杏眼,心头也起了情丝,带 着沉重的呼吸温情喃语:「月儿,你真美……」   月儿让他赞的心若含蜜,亦情难自已的伸出藕臂环上弘轩的腰,整个人都挤 进他怀里,轻声诉说起多日情思:「姑爷,月儿想你。」   书房内的气氛早已旖旎,两个动情的人儿相拥说着情话儿,月儿尚且还能存 些女子自有的矜持,靠在弘轩怀中享受着甜蜜,弘轩则有些忍不住了。   抬手轻抚那如云青丝,凝视怀中柔媚可人儿,弘轩学着记忆中的样儿俯首吻 上了那娇嫩樱唇。   「唔……」   月儿不料他突然的有了动作,喉中发出一声软软的轻音。羞的闭上了眼儿, 环着他的双手也猛地收紧。   当弘轩触到那柔软嫩唇时,心头却有些犯难了,之后该做什么呢?嗯……确 实很软。   月儿感觉到他没了动作,心里也有些奇怪,紧闭的星眸微微张开,却见着了 弘轩迷茫的眼神。   徒然想到了一些可能,月儿轻轻推了一下身前的人儿,含羞细语问道:「姑 爷……是初次?」   弘轩闻言一怔,感觉有些尴尬。不过想了想好像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便轻 轻『嗯』了一声。   月儿得到肯定的答复,顿时心中更甜蜜,虽觉羞人但依旧鼓起勇气道:「姑 爷,让月儿服侍您。」   说着便将弘轩拉至椅边。   弘轩自然不知她心中想法,只觉这浑身透着如水温柔的俏婢女突然主动大胆 了起来,便照她的意思坐了下来。   见他坐定在椅上,月儿便微微颤抖的靠上了上去,斜斜的坐在弘轩腿上,一 双玉手撑着他胸膛,缓缓俯下身子。   弘轩隐隐猜到她的意图,放松的靠在椅背上,眼睛也眯了起来,看起来倒是 有些惬意享受的味道。   只见月儿身子前倾,将那一对儿柔唇贴上了他的眼角,唇瓣轻触着眼角的肌 肤,随后又向下吻过他的鼻,他的脸,最后停在了他的唇上。   两对唇儿再次贴在一起,弘轩便觉一条嫩滑的小舌钻进了自己的唇瓣,在牙 齿上来回扫动,当下也就有些了然,亦打开了牙关,似迎接般的将自己的舌凑了 上去。   舌尖相触的那一刻,两人皆是一颤,如触了电般的缩了一下,但回味之后又 更加火热的缠在了一起。也不知是『悟性』极高,还是脑中时不时冒出的奇异感 觉,弘轩很快便掌握了主动,僵硬的舌头渐渐灵活了起来,时而一触便退,引得 那条小舌追逐,时而又抓着机会将它卷入,细细缠绵品尝。   直至感到身前人儿有些僵硬,弘轩才反应过来,自己内息绵长,但怀中美人 怕是有些受不住,方才不舍的放开了月儿。   便见月儿如溺水般的大口喘息起来,只是眼角则带上了一抹媚意。   弘轩看着美人那娇媚模样,心中不由起了一阵急躁,有些渴求的道:「月儿, 让我看看你身子。」   月儿此时早已迷迷糊糊,那堪拒绝,轻应了一声后便伸出玉手将腰间束带缓 缓拉开。一时间,衣裳滑落,露出大片雪白。   弘轩看着眼前景象有些呆滞,以前虽也随手翻看过一些春宫,但那泛黄纸张 上的插画那能及此刻这生活的娇嫩玉体诱人。   月儿被他发呆的傻样逗得『噗嗤』一笑,心中的娇羞紧张却也淡了许多,欣 喜于他是喜欢自己身子的,又想到他是初次,自己应当是该主动些吧?   想及此处,月儿便软语问道:「姑爷,奴婢身子好看么?」   「嗯,月儿身子真美。」   弘轩回应的倒是诚恳。   月儿闻言心中更甜,打定了主意要诱导于他,便也大胆起来,拉起了弘轩的 手放在自己那对儿娇挺的胸前,媚声道:「姑爷,这是奴婢的乳,姑爷来摸摸看。」   弘轩依她所言捏了捏,果然入手温软异常,顿时便起了玩心,另一只手也覆 了上来,一边一只揉捏把玩起来。   月儿半眯星眸,感受着他在自己酥胸上的揉弄,喃道:「姑爷喜欢奴婢的乳 么?」   弘轩玩的兴起,口中赞道:「月儿的乳又软又滑,当真是讨人喜欢。」   说着又有些不甘于隔着小衣揉捏,眼见随着自己把弄那小衣的下缘一开一合, 便将手从那面伸了进去,顿时那粉红小衣上就起了一阵波纹。   感觉那双温热的大手从小衣之下伸了进来,月儿身子一颤,肌肤相触间弄得 心中起了些奇异快感,连那娇小的乳尖都挺了起来,口中娇声不依道:「唔,姑 爷坏死了,怎的突然就伸进来了。」   弘轩此时也过了初时的紧张轻松了下来,没了小衣的阻隔,手中更是柔软滑 腻,尤其是那乳峰坚硬的小粒在手中滑动,磨的掌心舒服不已,不由温柔问道: 「月儿不喜欢?」   月儿哪能不喜欢?飘了弘轩一记媚眼应道:「姑爷揉的奴婢舒服死了,只要 姑爷喜欢,奴婢就欢喜。」   弘轩让她软媚的情话逗得情难自已,本就火热挺立的下身此时更是胀得有些 生疼,手中动作不停,眼睛瞟向那因侧坐而紧闭的圆润玉腿之间,顿时有些意动, 口中有些急促道:「月儿,帮姑爷宽衣,姑爷要你……」   月儿闻言心中亦是情动,但一丝清明提醒着她,小姐待自己不薄,若是今日 给了他,他日被小姐召进房中察觉自己失了清白定然不会再给自己好脸色看。   月儿有些后悔,自己真不该如此急的挑逗他,现在可是有些骑虎难下了呢。   想及此处,月儿不禁气苦,小心翼翼的道:「姑爷……月儿还不能给姑爷, 不然小姐那边……」   说着有些紧张的盯着弘轩,姑爷怕是要生气了吧。   弘轩闻言一愣,随即眉头皱了起来,连在她胸前活动的手也停了下来,心中 确实徒然生出了些火起,不过并非是对月儿,而是又想到了慕容芷晴——又是自 己这娘子的问题吗?   月儿见他皱眉,心中一慌,急的眼泪都要下来了,带着些哭音道:「姑爷, 对不起,都是月儿的错,您罚月儿吧。」   弘轩本就没怪她,想来还是自己先挑起的这事儿,此时见她楚楚模样,心头 更软,搂着她柔声安慰道:「此事不怪月儿,哎,罢了。」   说着拍了拍月儿玉背,便要她起身。   月儿听他不怪自己反而如此温柔安慰,心中顿时又感动又羞愧,急忙按住弘 轩,似想到了什么,俏脸爬上一抹羞红,低语道:「姑爷对奴婢如此好……虽然 奴婢不能将身子给你,但自有其他办法伺候姑爷舒服的。」   弘轩有些好奇道:「其他办法?」   月儿也不言语,只是含羞的在弘轩脸上亲了一口,起身帮他解开了外袍,然 后便于他身前跪了下来。   弘轩虽不知她想做什么,但见她褪去自己外袍之后,柔顺的跪于身前,之前 被浇熄的欲望又悄然复返。   月儿轻柔的脱去他的鞋袜亵裤,弘轩那重新挺立的火热肉棒便终于暴露在了 空气之中。   凝视着那怒张的肉棒,月儿又觉羞涩又有些痴迷,只觉比之前在那些书中所 见的还要粗长不少,且不似传闻中那般丑恶,反而白净好看,直惹得自己心中一 阵慌神,意乱间不由分开弘轩的双腿,向前跪行了几步,伸出玉手将之轻轻握住。   「姑爷的宝箫生的真好看……」   月儿朝着弘轩娇媚笑道。   弘轩让她温软的小手一握,顿时打了个冷颤,只觉敏感处被一片柔软包覆, 说不出的舒泰,不由的轻哼了一声。   月儿有意讨好献媚,使他欢愉。见他舒服,便伸手将自己身上小衣褪去,又 轻轻握住弘轩的火热肉棒套弄起来,口中痴媚道:「姑爷身子看着瘦弱,这宝箫 生的却如此大,看的奴婢心儿都慌了呢。」   说着又道:「姑爷看奴婢身子美么?奴婢还想爷再来玩奴婢的乳呢……」   弘轩被她弄得舒服,闻言便又伸手握住那对白嫩的椒乳把玩了起来。   「唔……爷,你揉的奴婢心儿都要化了。」   口中吟这媚语,月儿一双玉手合握着那粗热的肉棒,快速的套弄着。   弘轩虽气血旺盛,但毕竟初经此事,哪堪她如此动作,那些从未闻过的淫话 儿弄得心里直痒,下身肉棒敏感处亦是被那柔软的小手揉的酥麻,一阵快意上涌, 肉棒顶端很快便流出了汁液,呼吸也变得粗重异常。   月儿知男子初次尤为敏感,见他此刻表象,想来是要出精了,心中生出一阵 异样的情动,一只小手藉着那汁液滑动的更快,另一只则向下探去覆上春袋轻轻 揉捏,又俯下螓首,张开樱唇将那肉棒顶端含了进去。   弘轩让她如此一弄,顿时有些受不住,只觉下身敏感的顶端闯入了一片火热 湿润的包围,腰间酸麻,浑身都有电流乱窜,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剧烈的快感袭 来,脑中一片空白,便有液体从下身肉棒爆发而出。   月儿虽说久习此事,但毕竟也是初次实践,淬不及防下被他猛的一射,那粘 稠的液体冲入喉间,呛的眼泪都出来了,不过依旧紧紧的含着弘轩的不断收缩的 肉棒,小舌轻扫尖端,将那滚烫淫精纳入口中,只觉满口腥臊,不过还是强忍着 咽了下去。   弘轩一阵发泄之后身子有些发软,躺在椅上大口喘息,月儿则为他细心的清 理着肉棒上的残留。   待弘轩缓过神来,只觉那肉棒还在一片温软中包裹,心头微动,伸手将身前 的人儿揽起搂入怀中。看着这个第一次让自己尝着男女滋味的女子,见她正痴痴 的望着自己,只觉一阵温柔道:「月儿真是讨人欢喜。」   月儿听得心中甜蜜,将螓首靠在弘轩怀中动情道:「只要爷喜欢就好。」   弘轩捏了捏她的娇小琼鼻,好奇道:「月儿怎会如此多的花样?」   心中微觉羞涩,月儿轻声道:「奴婢自知迟早要侍候姑爷,于是以前时常找 些房中之术的书籍,就想着学了能侍候的爷舒服呢。」   弘轩见她应的乖巧,方才发泄的情火又起,便又搂着怀中美人一阵轻怜密爱。   月儿也感觉到他重新挺立,她刚才为弘轩手淫吹箫,又含下那滚烫弄精,心 中情欲本就炙热,此时知他欲望又起,自然欣喜。月儿朝他娇媚一笑,随即站起 身来褪下自己亵裤,全身再无寸缕,让弘轩双腿并拢又跨坐了上去。   弘轩任她施为,只见月儿伏上他耳边轻声道:「爷又想要了么?月儿还有法 子让爷舒服。」   话刚说完便觉那坚挺肉棒被一片异常火热的湿腻软肉贴上,又是一阵奇异快 感涌来。   月儿说完便直起了身子,跨坐弘轩腿上,双手撑着他的胸膛,将下身那早已 潮湿不堪的嫩唇贴在他滚烫的棒身上,来回款摆纤腰磨动起来。   弘轩享受着她的主动,亦伸手在那如雪娇躯上游走起来,时而抚过那平坦的 小腹,时而又攀上那诱人的嫩乳把玩揉捏。   月儿虽未让他真的进入,但一番磨弄终于缓解了心中渴望,只觉虽只是轻触 软磨,那滚烫的肉棒却是烫进了自己心尖儿,加上身上被他抚摸的舒服,喉间不 禁发出媚人的轻哼:「嗯……姑爷,好烫……奴婢要被爷烫化了……」   弘轩听得心动亦回应道:「月儿也是,又软又湿,舒服得紧。」   「哎……爷喜欢奴婢这么弄么?」   月儿娇声问道。   「自然是喜欢,唔,月儿你这妖精。」   弘轩只觉又是一股快感袭来,棒身微微酸麻,只是不若刚才那般强烈,还能 忍受不至于立马缴械。   月儿听得暗喜,只觉快感来的比平常猛烈许多,娇躯轻颤,淫声道:「奴婢 便是要做爷得妖精,爷……啊……快来烧死您的小妖精吧。」   房中气息不断升温,男子高挺着肉棒,端坐椅上,闭目享受,一双欣长的手 在身上女体娇躯肆意把玩。娇艳女子眉角含春,星眸半闭,跨坐男人身上,一双 素手支在男子腿上,上身后倾直挺,勾出美艳诱人的轮廓,一双浑圆玉腿大大张 开,挺胯旋腰,将那湿软嫩唇凑在肉棒上来回滑动,粘稠的花汁在两人交汇处汇 聚,随着起落拉起细细银丝。   弘轩虽不似初次那般不堪,但这淫靡的气氛及身上人儿的娇吟软语依旧弄得 心中酥麻,快感不断涌来,终是有些忍不住,急促道:「月儿,要来了。」   月儿此时也至末路,火热回应道:「爷……奴婢也来了,唔……好硬……好 烫。」   弘轩闻言再也忍不住,手中力道加重,挺腰加快速度,口中一声舒爽的闷哼, 一股滚烫粘白便激射而出,劲道强烈,重重的打在那柔嫩娇挺的玉乳及平坦光滑 的小腹上。   月儿让他一射,亦是浑身酥麻,快感涌至,娇躯僵直挺立,口中发出一身极 媚的娇哼,那柔嫩花口浅浅含上他还在颤动劲射的棒尖,蠕动收缩间喷出一股阴 精,与那浓稠精液交汇于一处。   两人保持着这僵硬动作许久才缓缓软倒下来,弘轩搂着怀中人儿,心底温柔 感慨,没想到第一个让自己尝着男女欢愉的却是自己娘子的小婢。   而月儿则心中羞喜于自己成为了姑爷的第一个女人。   房中一对儿男女各自怀着满足愉悦,在椅上温存的说着情话,连屋外花草仿 佛都受了沾染,带上了一股浓浓春意。                【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