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歧传说                 序  卡玆…卡玆…卡玆…  秋未冬初,北风渐渐刺骨。冷酷无情的风,正吹着门上招牌声声作响。  腐朽的铁门上斜吊着一面木质招牌,古篆字体所题的字,也因长时间的风吹雨打和欠缺保养的状况下,原本金箔漆字的亮丽招牌,如今只存字迹隐约可见。  风中门前,伫立一人,一名年约十七、八岁的男性青年。  「第九所学校了,三年九所,一年三所,再这样下去,高中能否顺利毕业还真是一个问题?」门前男子正伫在那里,看着前方,发呆似的自言着。  「成门高校,嗯……该是这吧,果真是一所有缴钱就能毕业的学校?连招牌都可以烂成这样,难怪在教育界一直享有盛名,听说来这的学生,毕业率高达百分百。希望求学的最后一年能够在这平安的度过。」男子瞧着招牌,伸手轻推铁门。  「卡…玆…」刺耳的开门磨擦声一传出,只见原本还斜吊在门上的招牌,此时却在风的助力摇晃数下后,「碰…」的一声掉落下来。  就在招牌掉落至地面的那一刹那,原本晴朗清爽的天际,突然「砰…」的一声,晴空旱雷竟在此时出现,而原本就有些寒意的冷风,也在此时吹起足以冻人的寒气。  「不会吧!怎么这个情景不该是在戏里出现的吗?怎么……」男子感受着此时的情景,并注视着大门开启后的前方。  映入眼帘的则是前方一栋三层楼高的建筑,红砖外墙加上伫立於建筑正中做两侧排楼连接的尖顶钟楼。破天之姿的旱雷待续不断的落在建筑后方,而原本晴朗清爽的天气,此时也凝聚成阴冷潮湿的状态,予人一种怪异气氛。  「呃…好像有点怪怪的哟……」男子注视着前方,心里头涌生出了一种不祥预兆的怪异感觉。  男子伫立门前,见到眼前异样情景,脑中思绪不断狂涌,进与不进在脑中形成拔河,进者则学业可成,不进者则前途无期。在这学历至上的功利社会,一张小小的高校证书却是一个人在社会上立足的最小小的基本要求,没有它,可能连最基本的餐厅服务生可能都无法任职,一个没有远大理想和抱负的自己,只是渴望着这一张小小的,开头写着自己名字,下方题着【以玆证明】四个大字的一张薄纸。  晃晃头,男子抛开思绪,迈开脚步,走向高中生活第九间学校而去。  破空天雷乃持续不断的落下,刺骨冷风像似配合着天雷的愤怒也加强了它的威力。男子加快脚步走向前方那栋红砖建筑。  刚走至建筑物内,每走一步就有一步的惊喜和讶异,例如,刚走至第一个入口处便看到了一张手绘的招生海报,上面没画些什么,但令人注意的是上头有一句话,就是让这名男子来就学的主要原因:毕业率百分之百;而后面还有某某帝国高官联合举荐的签名。当走过此处,迎接而来的是历年来优秀毕业校友,密密麻麻的手绘像和人像下的人名与事绩所构成的海报排成了一串长龙,将教室的前窗都给遮蔽起来。  「真的是……」男子讶异的看着眼前海报,十分兴奋的表情,闪烁不定的眼神,死盯着海报上的绘像和人名。  「哇……连这个都是校友啊,还有这个……,这…连这个也是?」男子指着海报上的校友绘像兴奋不已,因为海报上的某些校友是目前帝国小有名气的政、经、商界人士,可想而知这所学校在教育界真的是佔有一席之地,这么多的名人都是这所学校毕业的。  正当男子沿着海报走过这间教室时,海报上的最隐蔽一角的绘像,就在此时印入眼廉。  「劳伦斯?庞德!」被眼前这个名字所吸引,男子停下脚步站在原地,注视着眼前那不起眼但却有些熟悉的绘像和名字。  「想不到,他说的是真的,可是……」男子看着绘像,嘴上喃喃自语着,但说没几句便又移动脚步,往教务室走去。  红砖外壁,因年久失修而显得有些不堪。原本该明亮照人的玻璃窗在不知多少岁月未曾清扫过而变成白濛濛的一片。  在走过招生海报后再沿着走过二间教室,只见一个上头写着【入学申请处】的牌子正挂在门口上头摇摇欲坠,真不晓得那一天会有那个倒楣鬼会被突如其来的招牌打到。  刚走至门口,只见由室内隐约透出的残光,人影晃动,立马便令男子觉得,此学校不愧是名校,单从这人影晃动便知校务有多么繁忙。  男子整整服容,面带微笑,大步迈开走了进去,一进去室内,一幕匪夷所思兼令人震撼的画面就出现他的眼前。***********************************  木头曰:好久没上文了,也注定当了两篇文的太监作者(不知…?呃~~就去问别人吧!)幽剑和春色因为停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再持续写作,却因没有当时写作的心情和思绪加上日渐繁多的工作量而一直无法写下去,甚至於连文章内容也修的乱七八糟,所以,八歧一文就出现了,我不知道八歧的故事会如何发展下去,我只知道,这次我会尽量的完成八歧传说!***********************************              第一章  入学  出现在我面前的,竟是一场春宫秀!这是我在刚入学所看到的第一个深刻印象。  (此篇开始,改为第一人称)  一名身材矮小、身形猥琐的老头,正趴在一具利用简易炼金术所提炼出来的女性人形玩偶上,老头子下身正努力地做着冲刺动作。  不过在这时,我的目光却不再是聚集在这名老头的猥亵动作上,而是老头身下的玩偶。说到这玩偶,因为这个年代炼金术的多元发展,炼金术不再只局限于金属矿物上的提炼研究发展。早在不知多久之前,炎黄一族就有一名叫蔡伦的历史人物利用炼金术提炼出了纸张,其材料不外乎树皮和竹片。  当然,时代的进步,加上各种材料的提炼加工制造,这种俗称『假类皮』的产品自然就延伸出来,加上历代的炼金师的加工和研发,这种因应单身男子需求的东西自然就出现了。  顺带一提的是,随着市场机能的运作,也因同业竞争的日渐激烈,很多小商号也都被大商家给吃掉,剩下的,便是大者恒大的大商家。如此的大商家也只剩下四家,而每月固定的商品初发表会上,总能看到这四大商家推出的各种新颖的商品,以满足各族群在房事上的需求。  「喔……喔……」正趴在人偶上的老头子,随着下身动作的加快,口中也传出些许呻吟声。  「嗯……」随着声音的由高至低到无,老头子该是到极限了吧!  只见这老头整个人累得趴在人偶上,人偶身上那对坚挺的双峰,就如真物一般的压扁下去,而造成这个现象的人,口鼻还不停的喘着气,可想而知,这老头是付出极大的力气在这人偶上。  「请问……」见老头停止动作趴在人偶上,我便出声叫道。  「嗯!……」老头子应了一声,回过头来看往门口这边。  「有什么事吗?」  老头挪动身子,从人偶上缓缓的爬了下来,不下来还好,一下来,只见下身的家伙大小长短竟是常人所不能及的,而在已发泄后的状况下,坚硬的程度还那么的好,看得我自卑心都快上来了。不过好在,虽然这老头的家伙是万中选一,但我的也不差,况且他会老而我会长,我就不信他的这副家伙可以风光多久,当然,前提是这老头在他有生之年真的会有永垂不朽的那一天。  「我……我是来申请入学的!」我面带微笑的回答着老头的问话。  「嗯……你稍等一下,我拿表格给你填写!」老头伸手拿过裤子,一边穿着裤子,一边着手将人形玩偶头上的一处气孔塞给拔掉,瞬间人形玩偶就像陈年老橘皮一般,原本光滑细腻的外形就在泄气中整个皱掉了。  不一会儿,一份入学申请表格就出现在我的面前。说是表格,还不如称为一堆资料,一叠厚厚的纸张合成的入学申请表格,除了第一张上头有要填写的部份外,其余的全是密密麻麻的校规。我稍微翻了一下最后一页,我的妈啊,校规几乎有上千条的规定!  老头在拿给我表格之后,又指着我刚进来的门旁边的一张桌子,叫我到那张桌子上填写申请文件去。  才一会工夫,表格上的基本资料就已被我填写完了,不过这也得归功于之前几所学校的入学教育,一份基本资料说多不多,但一写起来还真的是十足的伤脑筋。所以有了之前几所学校的经验,写起基本资料来真的是驾轻就熟。  「嗯……写好了?」  身后老头突来一句话,让我惊吓不己,不说什么,填写基本资料的过程中,并没有花费我太多的精神,而老头有如鬼魅般的出现在我的身后,让我这个在之前八所学校就学过程中所培养出的对学生管理人员的超级反感神经顿时有了些许的警觉。  这些几乎在每所学校或学院均会设立的一位学生管理导师,其无孔不入的身手可让我们这些在各导师眼中所谓的问题学生们是吃足了苦头,美其名是为了帮助学生管理其在年龄层上的心理和生理的各种不成熟,防止学生在成长过程走入崎途并协助学生回归正途,所以均以非常手段看管学生。  但这个理由只是满足他们在自我成长过程中的过度压抑,并在这个看管过程以非人性或更加变态的报复心对待这些所谓的问题学生,而真正的促使这些问题学生回归正常并做到自我心智上的成长又有几人能做到。人人都说做得到,但实际上看到的也只是表面而已,其内心的强烈压抑自我却又深藏心中。  我猛地回头,本想来个大惊喜送给这个老头,没想到这老头竟在我回头的这个瞬间,身形一动,快得我只能看到他的残影,本在我身后的他,就在我看往后头时,已站在我的桌子对面和我相对,手上也多了我那份刚填写好的『入学申请个人基本资料』。  「嗯……填写得蛮完整的,小子你蛮有填写这些资料的经验的嘛!」老头一脸笑意,但这个笑让我感到一丝不安,而这个一丝不安却在日后让我和这个老头可说是斗智斗力!不过在这个时候,我也没了退路,硬着头皮,死也要上,再撑个一学期,嘿……我就出运了。  「伊若·轩辕……」老头看着手上我的资料,叫出我的名字,此时我也回他一个标准好学生的表情,一个微笑表情,还是带有那种极富谄媚的微笑表情。  「嗯,好奇怪的名字,小子,你是哪人?你是来这蒙我这个老人家的吗?」老头看着我的名字,那纳闷的表情是我不知第几次看到的,不过这也让我培养出针对这个表情该有的回答。  我站起身,很恭敬的用手指了指老头手上那份属于我的『入学申请个人基本资料』后,说道:「我父亲是炎黄一族的族民,母亲则是日耳曼邦联的公民。轩辕是我父亲的姓,伊若则是我母亲的姓,所以用邦联的姓氏叫法,我叫伊若·轩辕,如果用炎黄一族的叫法,我则是叫做轩辕伊若。」  听完了我的解释,眼前老头点点头,续看着手头上的资料,大概是看到了什么,老头脸上闪过一丝带有非常可怕含意的笑容,随后一闪即逝,但那瞬间的变化看在我的眼里,我那后天培养而成的反应神经马上有了反应,告诉着我,有事了。  出乎我意料之外,老头接下的反应却是:「嗯……资料写得很完整,如果没什么还要再补充的,待会至入学申请处缴钱和领书。」老头放下手上的资料,指示我下一步要做什么。  奇……奇……我后天养成的氛围感应神经竟失常了,天生即有的敏锐紧张第六感告诉我,这老头不是一般的普通人物。  「伊若小子,学费准备好了没?」老头突来一声,令正在游魂的我,马上清醒了过来,但清醒过来的我,看到的却是更大的错愕。  「你……你……老先生……你……」  真是大大的错愕啊,老头此刻正端坐在刚刚好戏上演的地方,一脸的奸笑,一身行头也换成了在日耳曼一般俗称『尖头鳗』的西装格履,只差那顶高顶帽。  炎黄一族的一些地方文化方言中,曾有一句话:「牛牵到北京,还是牛」,北京在哪我不知道,但这句话正好印证这个老头的穿着。  「你这是?」看着这老头,我心中的疑惑和忧心不断加压。  「喔……忘了向你自我介绍,本人我--诺比·达菲尔,是负责本校各项教务、总务、管理……等等校务工作均是在下一人所兼。」老头一副和蔼老人的微笑,在我眼里看起来,却倒像是一个卑鄙狡诈的奸笑。  不是我不信任他,而是他给我的感觉太过于虚幻不真实,就如他一人兼任所有校务职务一般,一所最最基本的教学场所,一定有最基本的维持校务工作的工作团队。  「小子……你到底要不要入学,要就来我这把手续给办了,不要的话,大门就在你身后头,请由你刚进来的路线再往回走就可以了!」老头子说话的语气有点变了,大概是不高兴我一直不理他把手续给办了。  「办,办……马上就办。」我回个笑脸,毕竟来此的目的是为了将高等学业完成,此时此刻是绝不能和这老头发生冲突的。不过,等到我拿到了那张证书的话……嘿……嘿……嘿……  我伸手进口袋,欲拿出平日打工所积存的钱,一摸,我的脸色大变,我的钱咧?  我东摸前口袋,西碰后暗袋!  「我的钱……我辛苦打工所赚的钱!」我绝望的喊着,为什么?为什么我辛苦打工所赚的钱不见了?我用有点渴求的眼神看着那等着收钱的老头,用着非常谦卑和哀恸的口吻向着老头说道:「我……我要缴的学费不见了!」  老头一听我的话,倒也蛮善心的问了一句:「你确定你都有找过了吗?」  我点点头,全身上下,除了目前身上穿的,身后行李背的另一套衣物,其他的就所剩无几了。  「那样啊!」老头见我急得象在热锅上的蚂蚁,脸上的表情也在这个时候变了好几变。  「嗯……伊若小子!不如这样好了,我这有份学生升学贷款的申请书,若你的学费真的缴不出来的话,这份申请书就看你要不要试着申请看看?」  虽说学贷申请是一项非常普通的学生助学款项申请,但老头此时的举动,真的是非常非常有那种和蔼老人的样子,此举令我十分惭愧,我刚才还对他猜忌疑虑,嫌他身形卑劣。我……我……真是万分惭愧的对不住他!  「来吧……伊若小子,把申请书拿去填一填吧。不然,没缴钱依规定我可是不能让你入学的喔!」  老头,喔……不,不能再叫他为老头了,此时要尊称他为--达菲尔先生。我的心中下了决定。  「谢谢你!达菲尔先生。」  我走至达菲尔的面前,将贷款申请书拿了过来,不一会,就将申请书给填写好,并呈给达菲尔看。  达菲尔接过我的申请书,看了看,又在上面涂涂改改后停下笔,抬头看着我问道:「伊若同学,你如入学后是向学校申请住宿呢还是通勤上课?」  嗯……该是住宿吧!住宿该会便宜些,何况身上的钱都被扒光了!  「住宿,我要申请住宿。」我在考虑过后马上回答,不过有关入学后的生活开支就麻烦了。  「好,那我就把这一学年的住宿费一起算进学贷申请里面了!可以吗?伊若同学……」达菲尔好心的帮我利用学贷的机会,顺便将住宿费用加了进去。  「这……这当然可以啊!」这么好的机会,怎可放过,反正学贷的还款是在毕业后分期缴还,每期的还款金额也不多。不如利用这个机会来把所有该花费的款项一次申请下来,省得我入学后还要四处张罗剩余的欠款。  「达菲尔先生,那各项杂费也可以算入学贷申请内吗?如果可以是否可顺便将杂费款项也给加进去。」我有礼貌的问了达菲尔。  「当然可以,只要学校这边开立一份学费收费清单附上去就行了。」达菲尔在回答这个问题时,眼中一道异彩一闪而过。  「好了,请你在申请书的申请人处签上你的名字,随后我会开立一份清单附在申请书上就可以了!」  达菲尔将申请书递给了我,我伸手取过后,大略的看了一下,不疑有他,顺势便在申请书的下方签上我的名字并加盖上我的手印。  「欢迎你,伊若同学,欢迎你加入武斗高校!」达菲尔在取过申请书后,向我笑一笑,随口说出欢迎的祝词。  「什么……武斗高校,不是成门高校吗?」***********************************   ps:繁体的「门」和「斗」非常相似,看惯简体字的人可能会觉得很奇怪!  第一章今天就先上传了,本打算明天才上传,但因为明天开始又要没空了,下周又是端午休假,第二章可能会在端午节后再上吧(目前正在进行第二章的内容)!  至于大家最期待的精彩文,我自己的估计大约会在第三章或第四章时出现,不过能不能真的在这两个章节出现,连我自己都没把握!***********************************              第二章    误入狼口  「这里不是成门高校吗?」我被老头的话给吓到了,为什么这里是武斗高校而不是成门高校!  「我啥年啥月啥日啥时说过这是成门高校,伊若小子,别说,我知道你想反悔是不?」达菲尔的回答也很干脆。  「可……可是校门口的校牌不是写的成门高校吗?」我反驳道。  「嘿……难怪你可以连续读这么多所的学校,连成门和武斗这两组字差这么多你都可以认错,小子你还真不简单啊!」达菲尔大笑,笑我认字不清。  「我……我不相信,死老头,你在蒙我!」我气倒了,达菲尔先生一词在这时被我抛至脑后,不,是绝不再用。  「我蒙你,好,我就让你看清楚!」  达菲尔话一说完,伸出左手,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本在门口处的校门招牌此时出现在达菲尔的手上。  「看清楚,什么是武斗;什么是成门。混小子!」达菲尔的口气此时相当不悦。  死老头突露一手,真的是令人大吃一惊。看他人形猥琐,【风系魔法-风中移物】这中阶魔法竟是如此精湛。  由于新纪元的重新诞生,原本旧世界所不存在的各系魔法因为物的质和量在时间上的过程中剧烈变化,使得这个空间产生出了各种魔法元素。而一些所谓的魔法师则利用己身的精神力量来掌控这些魔法元素做各种不同的应用。相对的,也因质的实在变化,在旧世界所没有的种族和异兽亦是充斥各地,而各种元素水晶也经由不断的开采和研究而大量的应用于各种需求。  目前被发现也被经常使用的元素共分,地、水、火、风、电、光系、暗系、召唤系这八种。虽说这个空间充满了各种元素,但也不是所有人均能去使用这八种魔法,一般来说,使用者都得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和学习,但学习和训练不代表你就会有办法去使用魔法,通常魔法的使用还得透过自己本身的质与空间中的元素互相搭配才行,且在各种元素中还存在着互相排斥的现象。  举例来说,一名高阶的水系魔法师,因本身的质和水元素较为同性相吸,加上因元素间的相互排斥而可能无法使用火系魔法,而其他的魔法使用也因元素和自身质的搭配上较为薄弱,故一名高阶的水系魔法师在使用其他魔法时,则不如使用水系魔法来得高竿和顺畅,且魔法阶级也不如水系的高。  也因元素相斥的关系,故辅助用的元素水晶的应用范围也因此更加广泛,所以如果在路上遇上一名魔法师,只要看他的搭配用的辅助用元素水晶,就可以联想他是使用哪种元素魔法的魔法师了。  而其中较为特别的是,地系、光系、暗系和召唤系四种魔法。  地系魔法是一种利用下方行走的土地来实施各种行为方式,而且也是唯一不会和其它元素互相排斥的魔法,几乎每一个魔法师均能使用。  除了辅助、攻击、防御这三种较为常用的行为方式外,还有一种较为令人为其赞赏的方式,便是农地在耕作时,可利用地系来做农地的翻土动作,而这个方式,竟是由一名因学习元素魔法不成的一位名为凯亚·德里西斯的落魄魔法师所发明的,而为了纪念这个魔法师,故这个魔法便称之为——德里西斯魔法。而这种魔法在一般中等学校的基础魔法课都会有教到。  而其他三种魔法则得看个人本身质的搭配性,光系和暗系因需要思维和质加上元素的搭配,故使用光系和暗系的专精魔法师并不多,大多数的各类魔法师均是会使用较一般的初阶至中阶的光、暗系魔法。而专精使用这两种魔法的魔法师又属各种宗教的人员为多。  至于召唤魔法,这得看魔法师的法力和魔兽相互搭配性了,法力越强,则能收服的各类魔兽能力相对也越高。  但并不是所有的魔法师均能召唤到魔兽,原因无他,魔兽因本性和智商高低的关系,会看一名魔法师是否值得他的跟随,当你逮到一头魔兽时,利用召唤魔法和它做精神上的沟通,当它认同你时,他才会接受你的召唤魔法,认你为主;而当它不认同你时,除了以非人性的沟通令它屈服认主外,别无他法。而讲白一点,就是魔兽它不喜欢你、讨厌你、唾弃你,不想理你就对了。  在召唤魔法的魔法层面上,使用能力就算是精灵族可说是一等一的厉害了,因为成长的地方和魔兽的出处大略相同,且精神层面上也和魔兽略同,故精灵族使用召唤魔法一般来说都比人类或其他种族来的要好。  而且精灵族的女孩子也是一等一的美女级的,连一名在精灵族中最为一般的女孩,在人族和其种族的眼中,可都还是上等的极品,因此在奴隶交易黑市中,精灵奴隶可都是上等货。其交易价格与次一级的狐族美女价位还相差一倍至一半左右。  看到那面校名招牌时,我顿时哑口无言,因为当我走近那面招牌时,看着上方的字,顺着字面的笔划来走,呃……真的是武斗,不是成门!  完了,进错学校了。这是目前我最直接的反应。看着那面招牌,记忆返至未到这所学校前的一段。  「请问一下,成门高校往哪走!」我亲切的向路边一名贩卖柴火的商家询问道。  「啥……啥老子的……你在说啥啊!」  商家的回答一时令我抓不到头绪,你在说啥啊?不管,再问一次,「请问老板,附近是否有一所学校叫做成门高校的。」  「喔……学校啊,早说嘛,说啥子高校,俺那听得懂,俺跟你说啊,有没有看到街底的岔路,往右走,一直走,绕过了一个池塘后,会看到一片山头,老子的柴就在那来的,那所学校就在那山的半山腰上。」说完,商家的生意上门,我也就不好意思再问下去,背起了行李往着学校走去。  回忆着刚刚问路的那段记忆,啊,被诓了!心情跌到了谷底,不……等等,还可以退啊!一想到反正才填写完资料而已,其他手续并未完成办理,嘿……有机会!想着……想着……心情自然好了起来。  「呵呵……反正这又不是成门高校,况且刚才也只是把入学申请资料填写完而已,所以啰……就算是为了学贷的问题,这……你也还没送件,还有商量的余地,你说是吧?诺比·达菲尔先生!」  通常人们只要有求于人,其脸色有如秋娘变色一般的快。当然我也不例外,虽然口里这样有礼貌的问道,但心中却是干得要命!  「是吗?」  老头一句【是吗?】,随后的动作则是拿起一本厚厚的入学申请书,掂在手上,另一手在申请书上翻了翻,翻了数页后,老头将入学申请书递给了我。  「看到了吗,入学申请书——申请条约第九十九项第十条:请详细参读入学申请条例,本校入学申请条例采独断性合约,凡在入学申请书填入个人资料含个人签认后,经判认确定无误,本入学申请立即成立,凡在入学申请成立后欲解除该项合约约定时,解约者需惩罚性赔偿一千五百个邦联通用金币。故敬告各位申请者,欲申请武斗高校入学申请时,请详读本条款书。」  当我看完这一条条款后,我的背脊冒起了冷汗,我的妈啊,这哪是入学申请书,根本就是地下钱庄放款条约书!  「这……这根本就是诓我!死老头!」受不了了,我大吼一声!怒指老头,老头却还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他的那副鸟样,好像诉说着钱……钱……我等着你。  「别说,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我这入学申请条款可是通过邦联教审会(教育审查委员会)核可的,所以……小子,你现在只有两条路走,一是乖乖入学当个好学生;一是拿出一千五百个邦联通用金币给我这个老头花花。」死老头看到我这个样子,早就把后路给我硬生生的封死了。  教审会核可的文件条款是具有法律效用的,现在的我就如这死老头说的,一是入学;一是把钱给了,我……我哪来这么多钱,少爷我长这么大,所看过的币值最大也才十个邦联通用金币,我一年的生活费也才五个邦联金币,这……一千五百个邦联金币,我哪给得起。  「喂……小鬼,考虑得怎样了!」  老头脸上奸诈笑容再起,我知道我这次真的逃不过了,认命吧,反正以往记录是入学后不久,学校就会因我的迟到、早退、翘课、请假次数过多等等因由,而把我自动给开除。所以……好,赌了,怕啥!  「好……我认了,我入学。」  「对嘛,这才是一位想认真求学的好学生,本校不会收了钱而令你吃亏的!来,把这份领书清单给拿去,待会去庶务课那领书去。咦……差点忘了,领书找我就可以了,我差点给忘了我自已就是兼职庶务课的。」  听到死老头说的最后一句话,我只有一句话:让我死了吧!  「对了,这次的学贷,学校方面…呃,不,是你这方面要申请多少学费?」差点忘了还有一件学贷申请的事情,刚因入学申请违约的事,差点就要背上一千五百个金币的债务,眼看着这老头一付坑人样,我想还是问清楚一点会好些。  「喔……不多,不多!」老头嘴里念着,伸出手来将入学申请书放回桌上,换拿起那份我欲申请学贷的申请书详读着。  「等……等,我看一下!嗯……各项学杂费--十五个金币;授课导师敬师费--一百个金币;学区保养费,各项活动设备使用费,课桌椅年度更新费用…零零种种加一加,呃,喔…八百五十个金币。所以……所有费用是一千个金币。对了,本年度的学贷申请合作银行工会是日耳曼邦联银行工会第四分社。」  当老头把所有申请费用给念了出来时,我只知道,这……这……这是吃人还不吐骨头吗?连授课导师敬师费也有,外加上是向日耳曼邦联银行工会第四分社贷款。大家都知道,这间邦联银行工会第四分社是邦联银行工会立案中有名的合法地下钱庄,呃…我很怀疑,这真是一所学校吗?这根本就是地下钱庄借贷所,这……谁要来杀了我啊!  「你放心,本校有安排一系列的学生课外打工申请活动,绝不会让学生由本校大门走出去后还得负如此庞大的学贷费用。你可以用一年的课外时间,利用打工来还债,你放心,本次学贷的利率可是有史以来最少的,只占了百分之八--每季计算,以往都是百分之十二,所以你就安心吧。」老头一副得意满满的样子说道。  「算了,我认了,把入学后要上的课本给我。还有,宿舍是在哪,我现在感到十分的疲累,我不跟你争论了。我认输。」我挥挥手,这一战,我被打得满头包,现在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退而求其次,我就入学后慢慢再跟你耗,先让我回宿舍休息后再来跟你战个第二回合。  我说完话,拿过来那张领书清单,一看,上头哪有什么书,总共也才一本书而已,我看了下老头,死老头的要钱样还是依旧,我匆忙签完名再把清单给他,只见他转过身子,由后头取出了一本十分厚重的书本来,我一看……  「是新书吗?怎么破破烂烂的!」我问道。  「别看这本书旧,他可是你历代学长们的心血!」老头大声驳斥。  「历代学长的心血?你是说外头那招生海报上的人吗?」我很好奇,我的历代学长到底是何方神圣,竟可受得了这死老头的辣手摧残。  「喔!你是说那招生海报吗?不是啦!是因为那排教室的窗户年久失修,学校又没有多余的经费来整修,只好从路边捡来这么大张的海报往上一贴,嘿……还真好用耶!」  老头甚为满意他的小聪明,但听在我的耳里,真是痛在心里。  「你不要再说了,告诉我,宿舍在哪就可以了!」我的心在淌血,我的精神即将崩溃。***********************************  终于上传第二章,为了能尽量定期上文,所以把第三章写后才上传第二章!  而大家所期待的,在第四章就可以出现了,不过第四章会有啥东西出来,别问我,我目前还没想到!***********************************              第三章    山顶宿舍  「死老头,这哪是宿舍!」  伫立在我眼前的是一间大小约十尺见方的石板小屋,与我之前所住过的学校宿舍完全不同,好像是专给犯人住的一样,不但如此,这间所谓的宿舍竟还离校区有如此的远,校区本就设置於半腰山,想不到宿舍更是特别,竟是盖在山顶!  刚才经由那死老头的指示,往这方向来,没想到,一走就花了我将近二小时的时间。而死老头在我还没离开那所谓的教学办公室后,还嘱咐我明天第一日上课不得迟到,凡迟到者依校规处分为一个银币,如果按如此计算,我可能就算毕业后做到死,也没法把欠学校的钱给还完。  货币的通算,由本纪元的五大联盟所成立的盟国统一货币基金会代为实行,为求各国货币值的统一,便以金、银、铜来做基本币值发行,分别为一百铜币换取一个银币,十个银币换取一个金币,而为了因不法分子私自造币影响市场并釐清各盟国的责任,故此各联盟均有自己的发行货币样式,但仍与各联盟国互通使用,直到货币流至各市场机构所存在的公、私立的金融机构代为收换。  说简单一点,假设你使用日耳曼邦联所发行的货币至新纪元联邦所属国中消费,所收入的货币一律由商家自动换为新纪元联邦发行的货币,而日耳曼邦联所发行的货币则交由金融机构统一在每年的年度市场结算来与各盟国派出的人进行兑换的工作。  而各联盟的各个邦国部族所自产的元素水晶则由自由市场来决定交易价格,基金会并不干扰元素水晶的交易,除非市场上的元素水晶价格出现太大幅度的涨幅,基金会才会以稳定市场机制干涉元素水晶的市场交易,此手段可以大幅的减少少数投机分子,利用元素水晶这种高价位必须品做任何不法情事。  看着眼前的石板屋,我的头真的是痛得可以,我今天是走啥霉运,为什么求个学还被这样的对待。  推开石板屋那扇还可称之为门的小木板,只见空荡荡的屋内除了一张床、一组书桌和椅子、外边还有一间个人卫浴所隔开的另一个小隔间外,并没有多大的摆设,不但如此,整个房子也不知有多少时间没清理了,书桌上一层灰尘已是厚厚一层;而那张床更夸张,床中间还破一个大洞,在大洞周遭还有一群白蚁在那爬啊爬。  不但如此,床头和书桌前的窗子也因年久失修,老早就腐蚀一大半掉了,如今只剩半边可遮。  「呵……呵……」看着眼前的环境,我笑了,无奈的笑了。  「唉……」我长叹一声!反正今天算是入学的第一天刚报到,死老头也没说今天就要上课,倒不如利用今天一天的时间整理整理这间可能未来一年所要居住的小窝吧!  我话一说完,先用一片木板先将书桌上的灰尘给刮出一部分乾净的桌面,放上我的随身衣物后便开始了我的大扫除时间。  首先我先将各个通风口打开,包括那两扇半遮窗,还跑到屋子旁和石板屋偎在一起的那间卫浴隔间。当我打开门后,只见不知从那跑来的一对野猫小情侣正在那亲亲我我,做着爱做的事情。就在我开门的那刹间,二对猫眼看我,我注视着二对猫眼,趴在母猫上头的那只公猫突然叫了一声,连插在母猫身上的小傢伙都还没拔出,硬是拖着母猫要走,大概是弄痛了母猫,母猫狂叫一声,一个回爪就往公猫的脸上伺候。  结果,这个一爪,公猫和母猫的这段露水情缘由此而断,公猫见母猫抓伤了自己,也不顾刚才和母猫的那段情缘,身子一个扭跳,连带将还连在母猫身上的小傢伙拔出,一个飞爪一出,就往母猫身上抓去,两只猫就这样由隔间一直杀到屋后那片茂盛的林子中去。  「罪过……罪过……」我脸带微笑,用着调侃的语气,学着炎黄一族中某一宗教中的人士在犯错后最常对别人说的话。  卫浴设备还算不错,大小号的便池也都还算乾净,浴室是採用淋浴式的,一旁有一座大木桶,是用来储水的,桶内还有一个小木桶,大概是给我集水用吧!  由於卫浴设备并不如想像中的脏乱,所以我马上着手石板屋内的清理。清理屋内的第一步,便是那张床,由於床的木板破了一个大洞,我索性把石板屋的那扇小板门给拆了,在清除了那群白蚁和将床给弄乾净之后,我就将门板给盖了上去,嘿……还刚好哩!  第二步清除屋内各处死角的蜘蛛网和灰尘,在清洁的过程中,还从一个死角处清出了十几个炎黄一族发行的五爪神龙印的银币,找到这些银币真是令我高兴死了,不知是那位好心的学长如此的神机妙算,算准了有人还会落入那死老头的魔爪之中,所以留下这些钱以支援后来的学弟,不让学弟日子过的太惨。  我将那找到的十来个银币先拿一个起来之后,又小心的藏了起来,心中暗暗发誓,假如可以让我顺利的脱离这死老头的魔爪,日后我一定也会学这位学长一样,放一笔钱在这,以备日后某一位不幸的学弟同样遭到如此毒手时,可以稍为减少一些损害。  屋内死角清理完毕,接着便是书桌和那张椅子,就我在清洁书桌时,发现了抽屉内还有一个夹层,夹层不大,只能夹藏约二、三十张的一般制式纸张,纸张上有文字也有手绘图,文字面写的密密麻麻不知写些什么,但后面的图我却还看的懂,大概就像是男女的交合图,每书图的姿势加起来有数十种,每一种图示旁都还附带解说!  呵……真不知又是我那位学长的遗留下来的,不过,有这种好东西就不怕日后在这一个人住会无聊了!  好不容易将整个屋子和那间卫浴间给打扫乾净,我已累的全身是汗,而那储水桶原本还有半桶的水,也被我用完了。  稍作休憩之后,我提着水桶便往屋后的林子走去,也不知是谁出的馊主意,没事干嘛把宿舍往山顶上盖,真是累死我们这些人,好在从小就已一个人独立惯了,这些小事倒还难不倒我。  走在不知何人所开闢出的林中小径,茂密的树林,隐约透着上头照射下来的阳光,和睦的凉风也不吝啬的在林中逗留。  大约走了十几分钟,小道的尽头就是一处小池塘,想来,这条林中小径大概也是由某一位前辈学长所开闢出用来集水的吧!  池塘的水不深,大概只到我的大腿处!池里清澈的水透着池底的景物,不少的鱼儿在池塘中漫游觅食。  我走近池边,将木桶先扚少许的水来清洗木桶,随后才开始盛水的工作,就这样来来回回十几次,浴室里的大木桶的水也近九分满,我才满意的再回到池塘准备清洗身子。  九月初的天气是炎热但带点凉爽,池里的水清凉但并不冰冷,我先用手试一下水温,水的温度正合适,我双手一拉,轻轻松松就把身上的所有衣物给脱个清光,一个扑通就往水里跳去。  「哇……好舒服啊!」我轻摇着在水中的双手,蹲坐在池子里,身体保持着浮力,只剩一个头冒出水面,时而又将头给浸泡在水中,享受一下清凉的感觉,顿时,一日的劳累辛劳就在这池子里洗掉了。  正当我在池子里正和池中的小鱼玩的不亦乐乎之时(其实是在追逐它们),我突然看到水中一处石缝内有一抹红光散出。  「这是啥玩意,还会有红光发出?」金光潾潾的水面上散发着些许的红光,我很好奇的看着,到底是什么东西会有这种奇妙的光能?  人说:好奇心会害死一只老鼠。这句话说得一点也没错。  我游至红光的来源处,身子潜入池内,慢慢的拨开那些杂石所构成的石堆,一会,就看到一个约姆指头大小的小珠子静静的躺在水里,慢慢的散发出自己身上的光泽。而随着石缝越来越大,红光所散发出的光泽也就越大。  当我伸手将那粒红珠子拿起时,一股异样的热能在一瞬间由我的掌心传到全身,而又全部往我的肚脐下三吋的地方集中而去,但这感觉只是一瞬之间,身处在清凉的池水当中,并不会感到太大的讶异,当然,这也因为这颗珠子令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这,故而身上这一瞬间所产生的怪异感觉并没令我注意到。  「好漂亮啊!咦……珠子里面还有烟状物在流动的感觉。」我将珠子背对着阳光,仔细详看这颗红色小珠子。  「真好!没想到来这泡个水,洗洗澡还能捡到这么好的东西,老天爷今天总算是没有愧待我,不然今天早上给那个死老头这么一搞,害得我今天心情可说是差到了极点。」我拿着手上红珠子,慢慢的走回池边。  「好了,可以回去休息了!」我很快的穿回衣服,心想:今天可说是有失有得。  回到那间所谓宿舍的石板屋,天色也已近傍晚,在进屋后,先将红珠子给收好,这才将身上这套脏的过头的衣服换掉,并顺道去浴室将换下来的衣物给清洗乾净挂在外头的树枝上吹风,不然明天就没衣服可穿了。  重回到石板屋,我拉过椅子,再将行李打开,拿出今日的晚餐,一片夹肉吐司面包,夹层中还混有一片熟蛋和少许的菜。  好在今早为了赶来学校报到,一大早在镇上的街上随便买了个早餐,本想等到报到手续完成后再吃,结果进错学校就算了,还被那死老头这么一搅和,原本早餐的食物现在倒成了晚餐。  我一口吃着晚餐,一边看着死老头今天发给我的那本教科书,真的是……原本我只是入学后要学一些基本学科而已,没想到进来了这里,这个死老头给的却是魔法理论的相关书籍,而更好笑的是,这本所谓的教科书还是完完全全的手抄本,从头到尾密密麻麻的手写字体,真不晓得我以前这些学长现在哪去了?  看着这本魔法书,我的心情就凉了一半,并不是我不会魔法,而是本人身上的质和存在於空间的各种魔法元素并不是那么的相处融洽,每次使用魔法,总得准备好久,才能使出,结果久而久之,就被人给取了一个『半吊子魔法学徒』,所以我就放弃学习魔法,转而读基本学科。  看着那本魔法书,越翻越没劲头,吃完晚餐后,我索性把魔法书收起来,再拿出不知某位学长遗留下来的好东西来看。  我看着第一页那密密麻麻的文字,越看越觉得奇怪,上头写着什么『气纳丹田,周而复始,百气归一,气吞天地』等等的奇怪名词,不过就是因为越看越奇怪,身体不自觉的随着文字的描述去做运作,没想到,这么一弄,全身竟慢慢出现一些莫名的异状。  一开始,随着文字的第一句开始研读,就在研读的过程当中,身体好像出现了许多不同的力道在身上乱跑,而随着文字研读的逐渐减少,全身上下所产生出的各种劲道全往肚脐下三吋的地方集中,就在文字页的研读完毕的同时,刚才全身所产生出的劲道,也在此时不见了,相对的,在肚脐下三吋的地方却似有一股力量集中在那,但身体却没有任何不适之处,反而全身上下更充满了精力。  我感到莫名的兴奋,我拿起那叠纸张往床上坐去,一边随着文字的描述让身体内部像刚才一样,有着各种劲道产生,并依循上面所记载,再将这些劲道全往肚脐下三吋之地集中。  也许是身体已自然习惯接受这套法门的运作方式,在几次的重覆练习之后,我已经不用再看那文字面的描述,身体自然依照着整个流程自行运作。  当然,文字面都已学的差不多了,再来的,当然是后面的那些男人们的最爱了,不过不看还好,这一看下去,我小老弟却生龙猛虎的坚硬起来,如果按照以前的方式,我通常会用冷水让它冷却下来,不过这次好像失效了,不但如此,小老弟今天竟是比常日勃起时还要大上半倍,几乎可和早上看到的死老头那根老屌一比,简直有够之而无不及。  「哇!冷水无效,那只有用最后一招,睡觉!」  根据本人平日的招数来看,如果在冷水过后,小弟仍然屹立不摇的话,只要用睡觉这招几乎是百分百搞定,说完,我将那叠纸张往床头的一处一塞,床上一个大字一躺(此时应是太字才对),倒头便睡去。              第四章  淫蛟  睡梦中,隐约觉得身体的某个坚挺部位,被一种温热湿滑的柔软物给包围了起来,缓而慢的吸力将那处坚挺部位吸的更加涨大愤怒。  有时会觉得,那坚挺处时冷时热,时松时紧,有时会随着柔软物的移动,而有不同的感受,但相同的一点是,那感受是非常舒服,隐约透露着有一股什么要出来的快感。  梦中享受着这种感受,即虚幻又非常的真实,梦中的我,正处在一种飘飘然的感受中,但这种即真实又虚幻的感受,促使我要一探究竟。终於,我脱离了梦中的虚幻感,我睁开了双眼,出现在眼前的,绝对是一幕淫艳无边的景像。  屋外明亮的月光越过已半毁的窗子,照亮了这间小小的石板屋,虽然光线并不似白天般的明亮,但柔和的月光已让处在石板屋的我,看清楚了眼前的事物。  一头长发及腰、全身白晢无瑕的雪白肌肤,纤细中带有肉感是於丰腴的美丽女子裸体,正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想开口,却发现我无法出声,我想移动身子,身体却有如石化般的固定在床上,依旧是同刚入睡时的那副躺姿。  女子细而修长的双手,正不停的抚慰着我那气昂昂的肉棒,套、捏、摸的各式抚慰法不停的变动,每一种方法,总是令我大气尽吐。  由於女子是以趴跪的姿势趴在我的下身大腿处,长发将她的脸庞遮掩了大半部份,但隐约还能看的出,眼前女子姿色不差。  因为是趴跪的姿势,那一对沉甸甸的坚挺丰乳正好的压在我大腿处,随着主人的动作,不停地磨擦着我的大腿,可能是行动受阻的关系对这种细微的动作相当的敏锐,那双乳磨擦大腿时的细微动作让我判断得出,那坚挺双乳前的凸起正处在欢愉的状态中。  女子双手动作不停,但头已往肉棒下处移动,阵阵的触感传来,大腿肌肉即有一种软化的感觉,但又马上回恢复。  她在舔我的弹药储藏室,随着女子舌头的拨弄,储藏室内那两粒『稀释蛋白质』制造器兼储藏地正互相的推挤,好似在抢夺女子那动感十足的香舌一般。  「呼……」此时的我,真的不禁大口吐气,身下女子不但用她的舌头舔我的肉棒下处,竟还用含的方式来对待那两粒弹丸。  身下女子时吸时舔的动作,令我无法冷静的去思考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撞鬼?」我第一个念头便是这个,但……有可能吗?撞鬼的感觉有这么的真实吗,可全身不能动又不能言又如何解释。  莫非是遇上了风流女鬼,专门吸取男人精气来当做粮食,先让你漫步云霄,当你在最高潮的那一刻再要你的命?又或者是那死老头搞出来的把戏,先弄个女孩子给我,让我上了瘾之后,才又从中向我勒索敲诈,况且那老头身藏不露,我现在被定在这,一定是他搞得鬼。  我脑中感受着女子动作所带来的各种刺激,另一方面分析着刚才所思考的问题,结果是后者的可能性极大,不说别的,单说死老头白天那样的对待我,就知道他绝不是一个好人,再相对身下女子那熟练的各种动作来看,就知道死老头不知花了多少钱请人来设计我。  思考完这个结果后,我下定决心,别让我可以掌握到主动权,不然就让你试试什么叫做无敌神勇童子鸡!  连我的童子鸡都敢吃,真是找死,我这只鸡可是打算留给我未来老婆的,怎么可以让这么一位随便的女人给吃去,我的鸡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敢乱吃我的童子鸡,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真正的童子鸡。  想归想,做归做,目前的我还是身体动不了,口也开不了,不知要怎么了。  大概是女子套弄了许久,我的肉棒依据是坚持在那边,仍然是屹立不摇,女子只好再移动目标,将她的舌头又重新对准了肉棒。  吸、舔、套、吮、含……各种可用的方式全都用上了,我的肉棒仍然是不为所动,一点想喷浆的感觉都没有。  女子大概是急了,缓缓爬起身子,只见玲珑曼妙的妖骄身材、坚挺丰满的双乳,在起身时全部映入我的脑海中。  正当她将身子缓慢的以半蹲姿势移动到我的肉棒处,我甚至可透过月光,清楚的看到那淒淒芳草处泛着些许的水光。  女子伸出手来,握住我的肉棒,慢慢的将那泛着水气的蜜穴移到它的上方,只见女子身子一沉。  「喔……」一声非常轻微的呻吟由女子的口中传出,当然我也有这种想啍出感觉,只是声音被封住了。不过此时我的感觉却是像被人强奸了一样,我想我只能偏过头去,任由眼泪流下吧!啊……我的在室第一次,就这样不见了。  但我并没有偏过头绝望的流下眼泪,而任由那位来历不名的女子对我遭踏,我反而看着她,看她对着我的肉棒做活塞插拔。  不知她是否因我的巨大而使动作变慢,又或者是她也是初次,女子的绝艳脸孔有着些许痛苦的表情。  看着女子随着时间的经过,大概是已习惯我那跨下的巨大,女子的动作慢慢的加快,原本有些许痛苦表情的脸孔,此时转变为欢愉的表情,而呻吟声也随着动作而开始变大。  「嗯……啊……嗯……」呻吟声非常有规律的回荡在屋内,我也感受着女子蜜穴内的温热滑湿和窄小紧凑。  「啊……喔……快……快出来,把精魄还给我!」女子呻吟声中,带有另一种的请求。  「什么……什么精魄,要我的精子早说吗,你现在不是正在取吗?」因为声音细微,我听的并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个精字,我想他要的是我的精子吧!  被一位绝色女子骑在身上做爱,对一个男人来说,绝对是一种享受,但相反的是,被人固定身子,锁住了声音,还被人猛骑在身上做爱,一点回馈性的动作都不能做,那对男人来说绝对是一种残酷,一种凌虐。  「快……快……精魄快回到我体内啊!」女子的呻吟又转变了,此回却加上了些许的无奈又些许的急迫。  我的肉棒被女子那美妙的蜜穴上下的套动,尤如香茹头的前端处,不断的与女子蜜穴内的肉壁做着最亲蜜的接触,女子每动一下,我的香茹头就由内而外的刮出女子体内产出的淫液,弄的我整根肉棒湿漉漉的,身体随不能动,但这种感觉却也不错。  也不知是否女子的极限将至,蜜穴内的吸力越来越大,好像要把我的棒子咬掉般的紧凑但又滑湿。  女子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每一下都将我的肉棒整个吃进她紧凑的小穴,香茹头也在这每下的套动下,更深入那美妙但不可知的地界。  「嗯……啊……嗯……嗯……不……不行了,快……快啊,我的精魄,快还给我,我……我……快不行了!」  当女子话一讲完,整个石板屋内,红光大做,红光胜过月光,血艳色的红,佈满了整个屋内,而女子的动作也在同时将身子紧紧的卡在那不动,蜜穴和肉棒的接触此时达到了最密合的程度。  紧凑而又有弹性的肉壁,紧紧的挟住肉棒,马眼处更是有如无数小手在抚慰着,强大的官能感受,让我真想把库存多年的精液一股脑的全送出去。  就在我将爆发的时候,傍晚看的那本不知名春宫书上头的文字此时却出现在我的脑中,体内自然的运转那心法。  「啊……不行了……快……快……快把我的精魄还我!」女子在高潮时,大声的叫出,这此我真的听清楚了,她要她的精魄。  大概是体内那股自然运转的心法的关系,原本在女子达到高峰之时,要与她一起攀登这高潮之巅,但反而是因为紧张,体内心法自然运行,原本要爆浆的行动,却被挡了下来。  结果这一挡,不挡还好,一挡之后,我的肉棒又突然变粗加长,顶的那女子哎叫一声,原本该我先发射的精液却变成女子先将她的淫液大量的喷出,而大概是淫液太多,我的马眼处传来阵阵的吸力感,好像正把女子所喷出的液体大量大量的吸回我的体内,深怕会浪费一般。  「啊……不……不……不要啊!」女子大叫着,她努力的摇着身子,但因身子刚泄,且两人的接合又过於紧密,女子摇动着身子,想要离开却也太迟了。  「好……好爽啊!」  啊……我能开口了,我试着动动身体的各个部位,竟然能动了,这一动,我的望愿就即将达成。  大概是女子泄身过多,整个人虚软的趴在我的身上,我移动身子,反将女子压在我身下,肉棒并没拔出,很快的,主客易位,我马上摇起屁股,这一用力,就是再将肉棒死往里插。  「啊……不要啊……」  原本有些虚弱的女子,被我这么一下,马上大叫。我也不管,为了报复,我更是每下都狠狠的插进拔出,就这样插拔百来下,很快的,身下女子马上又达到第二次高潮,而我,也如同第一次般的,由马眼处吸取她喷出的甘美。  女子在第二次高潮后,身子更是显着虚弱,但这不表示我还会放过她。我拔出肉棒,肉棒在月光下泛出闪闪银光,但这银光又带点血色,我想思考,思考这血色所代表的意思,但我的报复心更重,重到只想报复她。  我扶着女子那细蛮小腰,弹性十足的肌肤,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的好。  我并没有让女子休息的太久,毕竟是她先惹我的,我下了床,抱起了她,将在一旁的书桌上的东西清掉,再至床上把女子抱起来,女子并不太重,我一抱起来后,立马就将肉棒再送进那湿漉漉的蜜穴,那窄小的蜜穴并没有因我多次的插用,而显得松弛。  女子自动性的用那修长的双腿夹住我的腰,享受着我学自那本春宫书籍内所学来的一招半式。  「啪……啪……啪……」的肉击声回廊在耳,女子的呻吟声更胜前两回合,而我,更是卖力的将体力极速发送。  「好……好……我、我……我又要来了!」很快的,随着我变更第二式时,女子趴在书桌,双手搀扶着书桌边缘,而我则是趴在她的身后,由后边侵入她的体内,同时也由后往前享受着那弹性超好的丰满双乳。  原本如红豆般大小的细嫩凸起,在这目前连续未停的性爱过程中,一直保持着欢愉的状态,坚挺而又饱满的双乳,在我手中不停的变换着各种形状。  「好……好……啊……又来了!」  第三次的高潮,淫液撒满了地上,月光下,映照我们,一幅淫靡的图就此形成,未尽兴的淫液,并未再如初喷时那般的猛烈,随着主人体力的流逝,淫液只能随着主人那双修身玉腿流了下来。  第四回合开始,尚未射出的我,除了体力流逝外,并没有太多的问题,倒是这女子经过这长时间给我的磨合,看来已是疲累不堪,但这不是我现在会放过她的理由。  我将她又抱回床上,又是用一插,女子同样也是哎叫一声,但随后的呻吟却又不像之前数回的高昂激情,虽是如此,我仍是卖力的动作,双手也不放过那对丰乳,就在这最后一回合,大概是女子的蜜穴吸力没那么强了,我终於将积存多年的精液一股脑的全往那蜜穴深处喷发而去。***********************************  终於!大家等待的色文,终於在第四章登场!  太久没写色文,有些生疏了!不知大家觉得如何?给点意见吧!  而为什么这次一次发两章?那是因为木头我要去放大假了!所以因为这样,第五章,可能会慢一点才发吧!各位!  木头我要潜水去了,有事收假时再说吧!***********************************               (待续)